设为首页  |  加入收藏
省城兵变 Fri Aug 17 20:49:19 CST 2012

        中国的事情实难揣摩.十儿天前还举闰赞成帝制,十几天后就风云突变了.北京城内袁世凯皇帝的登基大典正紧张筹备时,云南率先独立。蔡挎、店继尧通电全国,拒不承认帝制,组织护国军誓师讨袁,两广继起响应,各省纷纷独立,护国军大兴.南中国上空战云密布,一时间。枪炮声此起彼伏.列强各国劝告无效,集体抵制,包括暗中支持袁氏的日本在内,俱不承认袁氏已造就于世的洪宪帝国.民国四年短暂而阴冷的冬天过后,袁皇帝被迫撤销了承认帝制案,又从天上回到地下,成了民国总统。南方各省却不给袁总统面子,仍坚持讨伐,护冈军的队伍非但未遣散,反日益坐大,公开宜言要罢免袁氏总统之职,南北武装对峙的局面就此形成。衰总统抑或是袁皇帝气病交加,次年,亦即民国五年六月六日一命呜呼。副总统黎元洪继任为大总统.黎元洪一上台便宜布遵守民国元年孙文政府的临时约法,恢复被袁世凯强力解散的国会.下令和南方各省护国军停战,厉言申令惩办杨度、孙硫绮、粱士治等帝制罪犯.闰内政局才稍有缓和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边义夫已意识到了自己的历史性失足,在《政府公报》上看到新总统惩办帝制罪犯的申令,连惊带愧出了一身热汗,对恰在身边议事的秦时颂连连抱怨说,“师爷害我,师爷害我呀!”秦师爷先还不知发生了啥事,待看罢申令,才知道倡导帝制成了政治犯罪.当即嘴角抽搐,泪水长流,其痛苦之状令边义夫目之心碎。边义夫想到秦时颂拥护帝制乃信仰作祟,出于善良的目的,并无一己私心,况且和小云雀争宠劝进的决断又是自己做出的,不好多怪秦时颂,也就放弃了对帝制罪犯秦时颂的追究。

        “一然他娘的而,”边义夫在护军使署倒刘秘密会议上说,予刘建时是货真价实的帝制罪犯!是本省的帝制罪犯!该犯与袁贼文来电往,勾结甚密,尤其令本护军使难以容忍的是,该犯竟盗用本省两千一百万国民之名,盗用本护军使的名义去投票拥护帝制!在座的弟兄都知道,本护军使立场严正,和刘犯进行过极其坚决的斗争,王三顺就斗得好嘛.代表我九百万军民投了共和一票嘛!

        本护军使也在新洪《共和报》上发表过拥护共和的演词嘛!所以,我们要密切注意舆论导向,让刘建时那厮去担当本省帝制劝进的罪名.至于本护军使具名发表的那份劝进札,要绝对采取不予承认的主义,那是本省帝制罪犯刘建时搞的鬼!该犯连全省国民的名义都敢盗用,盗用一下本护军使的名义也顺理成章嘛!去年,本护军使奉命赴京拜见段总长时.就向段总长察报过:帝制绝不可行,段总长很赞赏兄弟这话,夸兄弟大事不糊涂哩!段总长现在不但是陆军总长,又兼署内阁总理了,我们更要去追随,去拥戴!至于省城这位罪犯督军.我们要坚决搞垮他!段总理人格伟大,心地仁慈,不准我们摘造战端,我们就用别的办法去倒他!”

Copyright 1998-2018 www.ok19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建议使用:1440*900 分辨率 兼容IE、Chrome、Firefox、Opera、Safari等主流浏览器
*注释:本站发布的所有游戏信息均采集自互联网,与本站无关,请玩家仔细辨认其真实性,避免上当受骗! 免责声明